博兰视频

博兰新闻

“肖邦传人
“肖邦传人"邓泰山亮相博兰斯勒钢琴大师汇分享肖邦"秘笈"!
2017-11-30



每当提起与肖邦相关的钢琴家,许许多多专业人士的都会想起他的名字——邓泰山。


是的,他正是那位在最次最著名的肖邦比赛中,一举瓦解了欧洲人雄踞的局面、摘取桂冠的亚洲选手!同时更创下了连冠玛祖卡特别奖、波兰舞曲特别奖、协奏曲特别奖的令人惊叹的记录!轰动全球!成为肖赛史上一座难以超越的标志……


曾获得肖赛第三的我国著名钢琴家傅聪曾说过:邓泰山是世界上少数能真正理解肖邦语言的钢琴家之一……


28日,这位肖邦传人亲临德国博兰斯勒钢琴乐享汇,通过讲座、访谈与大师班等活动与乐迷们进行了亲切的互动,并带来了乐迷们最想了解的肖邦“秘籍”!





邓泰山对陪伴着他成长、曾日夜弹奏的的博兰斯勒钢琴写下的真情留言:它的音色实在太美妙了!


在本文中,我们将与你分享邓泰山大师在活动现场对以下问题的见解与分享:


——如何弹好肖邦的作品?


——在战火纷飞的环境中成长的经历,对钢琴生涯以及对肖邦作品的演绎是否存在什么样的造就?


——为何在夺得肖邦冠军轰动全球之后,选择全身而退?


——除了肖邦之外,怎么理解其他作曲家的作品?


——最欣赏的肖邦演绎者?




如何弹好肖邦的作品



——肖邦的作品需要用什么样的音色?如何做到?


弹奏肖邦的作品,需要醇厚圆润和柔美的声音,避免弹出干、硬、尖而刺耳的声音。但柔美并不代表虚飘,所以要求收件指肚有好的支撑,同时手臂和手腕要放松的顺着自然重力垂落,这样下落的声音就会圆润;如果是刻意的生硬的往下压,那么声音必然会很硬很干。


“自然重力垂落”的练习体验办法:可先在腿上练习,使右手处于完全放松状态,先用左手把右手提起,随后让右手自然的落下。而后,可以不需要用左手辅助,右手直接单独练习即刻。


——弹奏肖邦需要怎么样的音响共鸣?如何做到?


肖邦的音乐要创造丰富的音响和共鸣效果,但是踏板的运用要非常讲究,不能过多,不能“糊”;很重要的是要很好的运用手指去控制长音,制造出某种共鸣效果。于此同时,声音依然要保持清晰的层次,不能混浊。


——关于肖邦音乐的歌唱性


肖邦的音乐要有歌唱性。歌唱性也细分为很多种:譬如歌剧,它的声音是需要震动的;艺术歌曲的话,就像人说话一样,每个音都需要清晰;还有合唱,声音相对比较平均。这几种肖邦的音乐里都出现了。需要弹奏着非常注意内心音乐的走向,对横向线条的张力把握,特别忌讳干枯的弹奏!比如慢节奏的部分,就用很好的长线条将音乐串联起来才能获得如歌的效果……


——诠释肖邦,节奏的掌握至关重要


德奥作品偏向理性严谨,肖邦偏向弹性,所以演绎肖邦作品时,对弹性节奏和音符时值的把握,就尤为重要,很大程度影响了肖邦音乐的魅力。一般情况下,要求演奏者右手弹出浪漫的摇拽的弹性节奏,但左手的节奏却需要非常稳定,不能跟随右手一起“摇曳”。就如同树木的枝叶随风自由摇曳,但树根树干始终需要坚实稳固。譬如一个作品里,左手四分音符是稳定的,但四分音符所对应的16分音符却可以在这个范围内有一定自由的弹性。另外在重复的部分,装饰性小音符的变化也尤为重要。





——关于肖邦作品的舞曲性


肖邦的波兰舞曲、玛祖卡、圆舞曲就属于这个范畴。肖赛针对这3个题材特别设立了奖项。这三者都是舞曲,但在节奏时间上都存在差异。


波兰舞曲充满自信、奔放和高贵,适合大型庆典,所以每小节的第一拍都非常重要。玛祖卡则相对含蓄些,也因此重音经常在第二、三拍上。




——演绎肖邦必须用“情”!更需要分析每个作品表达的不同的情素,掌握细致入微的差别与分寸


      与其他作曲家不同,演奏肖邦不能过多用大脑,而是更多要用心和情感来演奏,要充满各种丰富的情感:悲壮的,忧郁的,饱含爱意的,充满深情的……无比细腻,但又不是一味的多愁善感与纠结,要用一颗非常温暖的心,优雅而深沉的去演奏。更要仔细分析作品段落间所要表达的,同样是悲伤,但这里要表达的是个人细腻情感的倾诉?还是一种客观的叙述?比如如果是葬礼上人群的伤悲,就不能演绎成我个人的小伤感,弹叙事的乐段需要多一份理性和客观……如此用情,所以演奏肖邦其实是见“心累”的事(笑)。


"我问你答":博兰斯勒访谈进行时

特邀嘉宾:海斯勒钢琴教育家、星海音乐学院余捷老师




主持人:


您生长在一个战事不断战火纷飞的环境中,那时要想拥有一台完好的钢琴,想一天能保证几小时的练琴,都是做梦般的事儿,但您都经历过来了。


著名作曲家舒曼曾经把肖邦的音乐比喻为“藏在花丛里的一尊大炮”,对此您觉得,是否因为您也曾经有过类似经历,所以更能对肖邦的作品有一种感同身受?


在那样的战乱环境中成长,对您整个艺术生涯有什么样的影响?最大的造就是什么?





邓:

       谈起这个,可以说表面上我们有些相似的经历,我经历过美国与越南的战争,但细致讲来其实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肖邦是在他的后半生经历这些,而我是在人生的前半部分经历这些。因为他是在后半生经历的,所以当时他的思想感情会更加的丰富、成熟,那样的经历、情感应该会比我所体会的更加深刻。实际我经历这些的时候大概只有7岁。

 

        我真正进入专业系统的学习是在19岁去了莫斯科音乐学院之后。在那之前,有8年的时间我都居住在越南的山里。这种的习琴经历和其他人挺不同的。其他人往往在的童年的时候就打下很好的基础,而我就比较晚,到了30-40岁的时期依旧觉得有需要提高的空间。但这也不见得是坏事,因为太年轻的时候弹琴不一定会有太多想法,当你成长之后再去思考音乐,可能会更加成熟。




海斯勒教育家余捷:


在肖邦比赛夺得桂冠轰动全球之后,您并没有马上开始职业演奏生涯,而是选择了静静的回到苏联继续练琴。“在聚光灯之中隐退”,

当时是抱着什么样的一种心态?



 邓:


原因非常简单:我知道我自己还没准备好成为一个专业演奏钢琴家。


我在1977年去了莫斯科,1980年拿肖邦冠军,当时才刚刚经过3年的专业系统培训。仅仅3年时间,怎么足够成为一个真正的钢琴演奏家呢?


其实因为成长的背景和经历,在去波兰的时候,我甚至完全没想到自己能拿奖,所以当他们宣布每轮入围的选手名单时,我都没去现场,只是在酒店待着。最后一轮比赛结束了,在颁奖仪式前,日本电视台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我夺得了冠军。


当时我的反应是非常意外的,同时内心感觉非常惶恐。突然间感觉到了一种责任。毫无疑问,因此我更加清楚自己必须先回到学校继续学习,必须先有足够的积累与沉淀。


余捷老师:大师的真实、谦逊实在值得敬佩与学习。现在我们会看有一些选手是抱着让自己能跨进专业演奏家的行列的目的,然后特别精心准备一套曲子去参加比赛的。而大师实在是恰恰相反……





除了肖邦的作品,我们可以看到在音乐会中你也很多演奏其他作曲家的作品,包括拉威尔,德彪西,贝多芬、李斯特等等,对了,德彪西的许多钢琴作品都正是在博兰斯勒钢琴上创作的呢。


您通常是如何去探索这些作曲家的内心世界的?如何去更深入了解一个作品的?以贝多芬为例?



贝多芬的音乐与肖邦的音乐有很大的不同。贝多芬属于古典乐派,肖邦偏向情感,而贝多芬则更偏向理性,需要更多理性与情感的平衡。所以学习贝多芬,需要先学习如何演奏理性的感觉 。


且肖邦不仅作曲,他首先是一名成功的钢琴家,所以他写的钢琴作品弹起来都很自然,演奏起来很舒服,类似的作曲家还有李斯特、拉赫玛尼诺夫等。而贝多芬作曲时,脑子里装的是一个整个交响乐团,所以从钢琴演奏角度有时候会觉得不那么“顺手”,你必须要去寻找一个交响乐的宏观视野与感觉;包括舒伯特、柴可夫斯基的作品多是如此。



海斯勒钢琴教育家余捷: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您演绎的肖邦是大家学习的对象,那么对您来说,有没有您特别欣赏的肖邦演绎者?

有的,当然不同时期也有不同的偏向。当我在莫斯科学习的时候,喜欢霍洛维茨。当然那时候也存在一些客观的原因,当时苏维埃共产主义是被西方隔绝的,所以我们去录音店只能找到苏联人的碟片。像古尔特、阿格里奇这些大师的碟片是找不到的。


我至今最欣赏的两位肖邦诠释者:一位就是鲁宾斯坦,欣赏他演绎的自然却富有内涵, 另外一位我非常非常之欣赏的是就是科尔托。他的肖邦充满了弹性、张力和诗意!虽然科尔托演奏时的错音常为人诟病,但我并不在乎,他对肖邦作品的演绎、他的音乐情感实在令人着迷!


每一场活动的时间是有限的,所能展现的、传授的内容也是有限的,但在有限的时间内,邓泰山大师通过言传身教,给大家带来的影响与启发,却是无限的。无论是对肖邦作品的诠释,对音乐的理解与认识,还是对待音乐对待专业的态度,都值得我们在学习生活中,反复思想,更深体会!